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ochixs.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以隔山打牛之式,下体一挺,咻!一声我的鸡巴已拼进美华的小肉穴里去。

「卜滋!卜滋」淫水在我的鸡巴抽送之下进绵不断,声音叫响不止,可见美华的淫水之多,多麽令人消魂。

「用力。。。用力啊文哥。。。这种姿式 得妹妹。。。妹妹的花心里去了。。。唔。。好爽啊。。。。对。。文哥用力。。。唔。。。

。哎唷喂。。。妹妹。。。。快。。。快。。。。。不行了。。。。上天了。。。。。。妹妹爽死了。。。。啊。。。唔。。。嗯。。。」

我的汗水像雨般的滴落在美华的背脊上,我的全身体温上升,一种无名的快感逐渐袭向我的心头,使得我更

加兴奋,於是我更加速了抽动着。

大约又 了一百多下左右,我翻转了美华的身体,让她躺着,然後将美华的一双玉腿跨在我的双肩上,双手

托住美华的丰臀,紧接着将我的鸡巴侵入美美的小嫩穴内。

这样的作爱姿势最能令双方更兴奋,得到更多的高潮,因为鸡巴可以棒棒 入洞直抵花心,而且还能看着美

华所有的淫荡的表情。

美华的肉穴夹得我的鸡巴越来越紧,夹的我几乎感节快射精了,於是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美华被我这波强力

的抽动下,也几近狂的浪叫:

「文哥。。。文哥。。。。妹妹快不行了。。。噢。。。。又顶到花心里了。。不。。。不行了。。。妹妹要死了。。。。。啊。。。哎唷。。

妹妹。。。。上天了。。。啊。。。。。。」

随着由美华体内射出的阴精,烫的我那根被紧夹在美华肉穴里的鸡巴一阵酥麻,终於我也忍不住的 了精了。

两人在高潮之後,不久就因太累了而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被外面的车阵喇叭声给吵醒了,发现美华已不再我的身旁,原以为美华是到浴室

清洗身子,但又没听到水流声,於是我赶忙起身寻找美华的踪影v

前前後後找了好几遍,却找不到美华的踪影,我失望的回到了房间,想点根烟来抽时,发现了美华所留下的

一封信。

於是我急忙的拆了开来,信的内容如下

「文哥,谢谢你让我留下一辈子难忘的记忆,我真的好舍不得你,我真的好爱你,如果我没有发生被我的店

长强暴的事的话,我真的好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真的我真的好想。文哥,我现在就在信里告诉你,我们四

人所发生的事,文哥,如果你还记得,那天姚姊带着我们向我的店长仙人跳後,我们以为从此就天下太平了

,没想到,可能是我们太过於明目张胆了,我与姚姊的关系被我的店长发现了,没想到昨天晚上,我的店长

就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我与姚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全被我的店长叫兄弟把我与雅萍、彩凤叁人全抓了起

来,就这样我们叁人全被那群禽兽给凌辱了,幸好姚姊及时赶来,趁他们惩完兽欲後休息中,偷偷的将我们

带走,没想到却被他们发现了,於是我们四人就这麽分散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去那里,脑中只有想到文

哥你这里,於是我只好来求助文哥你了,我好恨,这种不幸的事为什麽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幸好文哥你给我

及时的安慰,否则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文哥,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我不能将我

的清白身子献给你是我一生的遗憾,所以我只好忍痛的离开你,文哥,最後再一次的对你说‘我爱你’再见

了,文哥。

永远爱你的美华」

看完了信之後,不知为什麽我的泪水流不止,也许是感叹老天爷对美华的不公吧?於是我茫望的抽着烟,望

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陷入的沉思之中。。。。。。。。。

……………………………………………

》》   77

●玉罗刹

●玉罗刹

●玉罗刹夜,北京城内。

震远镖局的大门前,红灯高悬,鞭炮齐鸣。

一队吹鼓手奏起了喜庆的音乐。

镖局的大院子和四周的走廓上,摆放着数十桌酒,高朋满座,杯盏交错……

出席这宴席的数百位宾客,都不是小人物,全是叁山五岳人马。

武当、崆峒、青城……各派掌门。

大江南北各路山贼、土匪、水盗的瓢把子,控制全中国保镖生意的各省叁十六家大镖局的老板和大镖师。

盛况空前,黑白两道,济济一堂。

因为,今夜,是杜峰五十大寿。

杜峰,是震远镖局的大老板,也是全国叁十六家镖局联盟的盟主。

八年前,大江南北各路黑道,为了争夺地盘,互相撕杀,整整叁个月,血流成河,谁也没有办法阻止。

杜峰赤手空拳,凭着一身横练功夫,拜会各山头水寨,力挫群雄,使他们在降服之馀,冷静下来,开始谈判

,重划地盘,平息了争端。

杜峰获得这一重大胜利,并未争功夺利,反而和各瓢把子结拜兄弟,获得黑白两道一致口服心服。

叁年前,武林各派在华山论剑,杜峰以一柄青虹剑,激战叁日叁夜,打败了华山、武当各派高手,赢得了『

天下第一剑』的美誉。

因此,今天,当杜峰五十大寿之时,黑白两道人物都来祝寿,自然可以理解。

五十大寿,事业达到颠峰,武功达到颠峰,名誉地位达到颠峰。

难怪杜峰洋洋得意,拿着大杯酒,周旋於宾客之中,频频劝酒,大有劝众人客不醉无归之意。

震远镖局作为全国第一大镖局,它的房子约有二百多间,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全部敞开。

平日里镖局防备最严,今天却没有守卫。

为甚麽这般大意?

原因很简单,大院坐着的黑白二道,数百位高手,即便是一支军队来,也无奈他们何,更何况普通的刺客毛

贼呢?

既然黑白二道头目都到齐,也就没有人会来找杜峰的麻烦了。

所以,震远镖局的全部人员,也都坐在各个房间中,大吃大喝。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般不可理喻!

酒席正热闹的时侯,一个刺客来了!

一个刺客,一个人,一柄剑。

一个人,一个女人。

一柄剑,一柄生 的铁剑!

「剑?」

大院数百位宾客顿时静了下来,

今天是来祝寿,根按江湖上的规矩,是不准带武器的,所以各路的英雄都是赤手赴会。

但是,大院正中,这个女人静静站着,背上插着一柄剑。

带武器来,就表示她不是朋友!

江湖中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本来喧哗热闹的大院,数百个武功高强的宾客们,个个都吃惊地看着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年约叁十岁,身材高佻,面貌娇俏,一眼望去,不像个刺客,倒像个大家闺秀。

杜峰当然也看到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於是,他向着女人一揖,说道:

「今天是杜峰寿辰,小娘子带剑而来,不知有何贵干?」

那女人微微一笑:「我来向你挑战!」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居然敢向杜峰挑战?

「哦?」杜峰不禁犹豫起来。

他不是害怕,以他四十年功力,在武林中已经不怕任何一个人了。

他犹豫,因为他好奇。

「小娘子,尊姓芳名?」

「我叫秦冰。」

「秦冰?我们比甚麽呢?」

「比剑。」

此话一出,全场震憾。杜峰名列天下第一剑,死在他剑下的人不知多少。

这个秦冰,居然要和他比剑?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小娘子,既然是比武,总有个输嬴,你想赌甚麽呢?」杜峰很有礼貌地询问着。

纵横江湖数十年,他变成了小心谨慎的习惯。

「如果秦冰提出的条件太苛刻,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她。」杜峰心想。

杜峰为甚麽想拒绝呢?不是他怕输,而是因为对手只是个女人,打败秦冰,面子上并没有甚麽光彩,而且今

天是自己寿辰,打来打去,也影响了气氛。

秦冰望着杜峰,妩媚一笑:「我的条件很慷慨,加果我输了,就当着这麽多宾客的面,脱光全身衣服……」

此语一出,全场黑白二道不禁垂涎叁尺了,这麽一个美女,一但脱光衣服,那是多麽迷人?

「如果我嬴了……」

秦冰说到这裹,全场不由一阵哄笑,这个弱质女子,真的也敢想嬴?

「小娘子,请说,如果你嬴了呢?」

「我也脱光衣服,当看大家的面,和杜大侠一齐云雨……」

在场宾客都以为这个秦冰一定疯了!不管她嬴或输,她都要脱光衣服给杜峰玩,这是甚麽比武?

即使是神经病也好,在场的黑白二道都急於欣赏秦冰的裸体,於是全场的宾客不约而同,一起大喊:

「杜大哥,下去比武!」

数百人一同起哄,杜峰又犹豫了。如果拒绝,就扫了众客人的兴,而这些人,正是自己今後走镖道上的朋

友,是不能得罪的。

「好!老朽献丑了。」

杜峰叫徒弟取来一把普通的剑,走到秦冰对面。

秦冰也拔出她那把生 的剑。

『叮叮当当』,剑来剑住,光影飞纵……

几个回合之後,院子中倒下一个人。

他就是杜峰。

杜峰被奏冰点中穴道,全身不能动弹,倒在地上。

全场宾客都吓呆了!

当然,加果大家上前,也可以杀死秦冰,救出杜峰。

但是,谁也不动手,因为大家都想看看,秦冰是不是遵守她的诺言,脱光衣服……

秦冰望着大家,嫣然一笑,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裳,一会儿,一个裸体美人呈现在众人面前……

高耸的乳峰,黑色的阴毛……

大院内鸦雀无声,众人目瞪口呆……

秦冰又蹲下身来,替杜峰脱光全身衣服……

看起来,她是真的要求杜峰性交了。

究竟她是甚麽人呢?武功奇高,打败了杜峰,却又付出自己的肉体?如果杜峰是个英俊少年也罢了,可他是

个五十岁的老头儿了……

大家都在想看这个问题。

只见秦冰脱光了杜峰衣服,站了起来,望着大家。

「大家不必奇怪,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十五年前,我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有一天,我在北京郊外一

座树林,遇见杜峰和他的六个朋友,他们七个人当场把我轮奸了。後来,我到了日本,学习日本忍术,苦练

了十五年,今天终於打败了杜峰,但是,我不会这样就杀他,我要跟地进行第二场比武。」

说着,秦冰蹲了下来,一手抓住杜峰的肉具,笑嘻嘻地对地说道:「我会极力挑逗你,在一个时辰之内,如

果你喷射了,就算你输了,我就杀了你!」

这时,全场人才明白,这个秦冰,原来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色来报复,当场就有杜峰的徙弟想冲

出去救人。

秦冰笑吟吟地望看杜峰:「加果有人贸然闯来,对不起,我只好捏碎你的……」

她握看杜峰的肉具,只要用力一折……

「谁也不许上来!」杜峰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叫着。

於是,秦冰的手开始活动起来……

一上一下,握着,套动着……

杜峰练过内功,只要运起气来,就可以心如止水,百念不侵。他想,只要熬过一个时辰不射出来,秦冰就会

遵守诺言,放他一命……

杜峰俩始运气,但是,他全身穴道已经被秦冰点住了,气脉阻塞,运不起气来。

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杜峰暗暗析祷着菩萨。

「千万不能硬啊!」

秦冰十指纤纤,上下按摩着……

吐峰极力定住神,想一些别的事情……

果然,他的金枪还是软软的……

秦冰嫣然一笑,十指加快了摩擦速度……

金枪传来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金枪慢幔挺直了……

杜峰吓得额上冷汗标出……

「不,不要硬!」

他心裹暗暗叫苦,拚命克制自己……

但是,金枪彷佛不受控制,挺直了,发硬了……

秦冰胜利地一笑:「杜大侠,金枪挺立了,距离你的死期又近了一步罗!」

杜峰赶快闭上眼睛……

突然,他觉得金枪顶尖一阵冰凉!

睁眼一看,原来秦冰腑下身子,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了金枪头……

杜峰不敢看秦冰,因为秦冰正摇现胸前两颗硕大的木瓜,引诱杜峰

红唇甜蜜地亲吻着……

舌头甜蜜地舔着……

这是无比香艳的一幕,又是无比恐怖的一幕……

金枪在颤抖,在膨胀……

全场宾客一个个目瞪口呆,从来没看过!

没看过这样复仇的!

没看过这样处死的!

死亡在快乐之中一步步逼近……

杜峰被含得快哭出来,金枪传过来的畅快,令人几乎要销魂……

体内,一投热流在积聚,翻滚……

现在,吐峰不敢呼救了,金枪就含在秦冰口中,只要她一咬……

秦冰吐出了金枪,笑嘻嘻地说:「杜大侠,你距离死期,又近了一大步……」

接着,秦冰站了起来,跨在杜峰身上,扶起金枪,封准自己的洞口……

一阵充实,饱满的包裹,使得金枪产生了极大的刺激……

秦冰扭看腰,一上一下地套动着……

金枪在肉洞中一进一出……

宾客们张口结舌,看看这幕活春宫……

每个人心中都没有绮念,只有一种恐怖:杜峰会不会射出来呢?

杜峰一边享受看无边艳福,一边魂飞魄散……

金枪在洞口抽动,带来了全身的酥嘛……

一体内热浪一阵又一阵冲击着,已经到了边沿……

秦冰快乐地笑着,臀部更加用力上下活动……

杜峰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了,他忍不住大叫:「饶命,秦冰女侠,饶命……」

秦冰彷佛没听见,她更抓激烈地套动……

「啊……」杜峰狂叫!

这是快乐喷射的欢叫!

这是临死前的惨叫!

杜峰射了,他会不会死呢?

……………………………………………

话说在秦冰的百般挑逗下,杜峰终於无法控制自己,快乐至极地喷射了。

在场围观的所有宾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看,好像一具具木偶……。

白色的精液,无情地喷射着……。

秦冰脸上现出了胜利的微笑。

杜峰脸上泛起了死一般的惨白。

到了这个时侯,杜峰已经顾不得自己的面子了,甚麽『天下第一剑』,甚麽大盟主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来

得重要。

「女侠,饶命……,。」

他泪涕俱下,像个小孩子地哀求、哭泣若……。

「当年你轮奸我的时候,我也是这般哭看哀求你们……。」

秦冰收敛了笑容,冷酷地说。

「当年我年轻,一时糊涂……。」杜峰还是哀求着:

「只要女侠肯饶命,我把全部财产双手奉上……。」

「太迟了!」

秦冰站了起来,冷冷望着杜峰。

「我在比武之前,曾向你提出比武的条件,现在,我要履行诺言,讨回公道了!」

话音未落,只见剑光一闪,血光一闪!

「啊……。」一声惨叫。

原来秦冰挥剑割下了杜峰的阳具。

杜峰痛入心肺,可是他的全身穴道被点,不能动弹,只能僵硬地惨叫着。

在场宾客都吓得面无血色,但是,谁也不敢上前去救杜峰。

这个索魂玉罗刹实在太可怕了,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去惹她。

秦冰完全赤裸着……

她的脸上仍然带看恐怖的微笑……

「我本来要取你的性命,现在,只是阉了你,因为我是个慈悲女罗刹。」

她慢慢拿起自己的衣服,当着所有人的面,不慌不忙地穿着说道:

「你的其馀六个同伙,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踪迹,他们现在也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了,我会一个一个去找

他们算帐,一个一个的讨回公道。」

秦冰穿上衣服,『刷』的一声,跃上屋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所有的宾客,不声不响,带着自己的随身行李,离开了『震远镖局』。

大院之中,留下了一个奄奄一息的杜峰。

没人理会他。

他或许可以保住性命,但他已经永远地从江湖这个舞台上消失了……

人们口中再也不提『杜峰』一这个显赫一时,威震黑白二道的名字。

人们现在常提到的便是『秦冰』。

这个索魂玉罗刹的大名响彻了大江南北,震撼了黑白二道。

人们好奇的追踪着她复仇的踪迹……

不久之後,传来了骠骑将军赵毅在大漠的军营中被人阉割,人们立刻知道,赵毅就是当年和杜峰一起轮奸

秦冰的六个人之一。

剩下的五个人呢?

不久之後,消息陆续传来:

八十万禁军教头曾伟,居然在皇宫之内,当着众禁军面前被秦冰阉割。

金钱帮主俞长风在全帮大会上,当看众多弟子,也被阉割了。

云南首富朱百万,在和其他伙伴做生意的时候,也被阉割了。

龙武山的白云道长,在一次掌门人大会上,也被阉割了。

现在,只剩下最後一个人了。

已经被阉的六人,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已经轰动绿林。

「现在,下一个是谁呢?」

人们纷纷议论着,甚至有的打赌着。

这就好像一出很好看的戏,现在已经到了尾声的高潮。

这第七个人,便是高潮的主角。

他到底是谁呢?是朝中的大官,还是江湖的大侠?或者只是一个平民?

这个很有趣的话题,疯魔了整个社会。大家简直迷了下去。

终於,有一天,人们知道,秦冰来到杭州。

美丽如画的西湖,现在,秦冰乘坐一艘船,来到西湖上的一个小岛。

她仍带着那把生 的铁剑。

很明显,她是来找第七个人的。

小岛?这个消息立刻轰动了全杭州城,很多人纷纷来到小岛上的一片绿茵,两个即将决斗的人,面对面站看

,各持一剑。

跟前面一六个人一样,秦冰如果获胜,她仍将用尽手段来刺激对手,引诱他喷射,然後将他阉割,大家都很

瑶池小说网【www.yaochixs.net】第一时间更新《H文小辑1》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