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ochixs.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众女一个个眼中冒光,听杨过说得这样神奇,恨不得立刻学会才好,那一定比练内功有趣多了,连小龙女都被说得心中发痒。

袁明明赶忙替杨过斟上热茶,还娇生生的喊了一声∶“公子师父,请用茶。”

众人都被她逗得笑了出来,阿紫笑得最是大声。

杨过于是正声静气的把合气搏击术的原理一一说明,众女也都屏气敛声,正襟危坐,听得一字不漏,连小龙女都不例外,她虽已修到三花聚顶的境界,但这是内功火候,与搏击术又大是不同,她学过周伯通一心二用的分心合击术,这下听杨过讲解合气搏击的原理,领会得自是比众女快。

杨过新创的这个法门,其实是结合每个人的既有修为,形之于外,藉拳掌剑式做克敌搏击,基本原理与他的精气神三宝相同,但层次有别,这是由于众女修为不到之故,否则也不需藉助这些形而下的招式了。许多学武之人,虽然学了很多内功、外功,但每一门功夫,都只能单独发生作用,而不能整体为用,杨过所以称这个法门为合气搏击术,其道理也在于此。

杨过将合气搏击术功法细细讲解完毕后,又道∶“古时搏击名家如郭解、朱家,他们的武术招式甚少,也可以说根本没有,但能克敌制胜,全在于集各种修为于一击,后代武学之士未明此理,只在外形招式上下功夫,以致落了下乘。”

这些道理诸女倒是听得懂,于是纷纷点头。

杨过又说道∶“既称合气,那么平日你有三分功力,就能发挥到九分,以此类推,何敌不克?”

众女眼中又开始发光,也就更加用心倾听。

杨过语气转趋温柔,道∶“昨晚我听龙儿说道,你们都是她的好妹子,她不愿你们任何人受到任何伤害,我心中很是感动,而你们又都是我的好老婆,我可更不愿有那一个老婆折损,连受一点点轻伤我都舍不得的,那日龙儿为我受伤,我的整颗心都碎了,所以既然做了你们的老公,也就一心要保护你们,因此也在这合气搏击术中加入了观心术,这观心术就是在与人对敌之际,能查觉对方是否带有杀气。”

众女都啊了一声,也都感受到杨过实是爱她们至深,每个人也都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眼中又转成了无限爱恋。

杨过微微一笑,道∶“我这些好老婆都是心地善良,就是与人对阵,也不会真的下杀手,可是害人心可无,防人之心要有,有时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虽手下留情,对方却要致你于死地,这种情形之下,自己必有损伤,我可不愿让你们受到这种伤害。”

众女大是感动,又觉好是幸福,如果不是在传功,她们早都一个个黏着他恩恩爱爱了。袁明明“哥哥”两字正要出口,赶忙捂住了嘴,全身一阵燥热。

“所以,观心术练成后,就能感受到对方有无杀气,这杀气又有不同,有些杀气是对方武术中本身带有的自信与强烈的取胜心,这种杀气并无大碍,只需静心对敌即可取胜,但有些杀气却是存心致你于死的必杀之心,尽管他笑容满面,出招柔和,但他心中的杀气咱们还是可以感受得到,这样就可免遭毒手,万一无法力敌,也可脱离现场,保身为要。”

其实这些女子都无争强之心,练武只是一种嗜好,也可以说是乐趣,但一旦真正与敌人对阵,非死即伤,可就不是这样好玩了。

阿紫连点了好几个头,大声道∶“大哥哥,你放心,我要是打不过人家,一定快逃,也没什么丢脸的,打不过就算了嘛,最多再苦练一下,下次再比过。”

这时的气氛本来很是严肃,阿紫这样一插嘴,大家都笑了出来,杨过却连连称是,大为赞赏,说道∶“阿紫的话非常正确,我跟大家说了半天也就是这个意思,比武输了,就要认输,不必死缠赖打,最多下次再比,人家要取你性命了,那当然就要快逃,丢脸绝对比丢命好,其实又有什么脸好丢的,你们是我杨过的老婆,要丢脸也是丢我杨过的脸。”

众女闻言,又是一阵无比的温暖,别人都不敢有什么动作,阿紫却顾不了那么多,她抱着杨过又亲、又吻,叫道∶“大哥哥,你好爱咱们噢,大哥哥好好噢┅┅。”

杨过也爱怜的亲了她一下,将她放在身边坐好,又道∶“刚才讲的是单打独斗,可是临阵应敌,变化多端,可能你面对的是一个敌人,也可能是两个、三个,或者很多人围殴你一人,又或者身边甚至远处还隐藏有不明的许多敌人,还有就是你可能只看到你敌人手中的兵器,却不知他还会施放暗器、毒药,或是从远处射来的长箭、毒针,这些都是足以致命的,合气搏击术都将这些算计在内,咱们说眼观四方,耳听八面,这是不够的,咱们要让全身的一肤一发都能去查觉这种危机,并做出反应。”

众女都听得既入神又兴奋。杨过又道∶“合气不只是合自己一人之气,还要合众人之气,咱们一家人日夜在一起,本就心意相通,但还要透过这门功夫的修练,用到临敌对阵上,咱们要做到,一人感应,众人感应的地步,所以这也是合心分击术。龙儿学过老顽童心分二用的分心合击术,一人可以同时使用两种不同兵刃或武功,而合心分击术则是可以合众人之力,分击不同的敌人,这种威力一经形成,你们要到那里去,我都不用耽心了。”

众女心向往之,这门功夫要是练成了,他们这家子真可以纵横天下,所向无敌呢!

杨过稍稍歇了一会儿,等大家将他前后所讲的语意在脑海中做个整理,然后道∶“刚才把合气搏击术的原理都说清楚了,接下来咱们就要实际动招,可是如果道理没有贯通,练起来是没用的,我要听听大家领悟到什么程度,还有什么疑点不明,就从阿紫开始,说说你领悟的心得,大家一起参详,这样修练起来就会很快。”

众女一听,全都正身正意,这是习武之人常做的功课,任何人在师门习艺时,遇到这种场合,都严肃的不得了,如有嬉笑散漫,还有被当场逐出师门的情事。

阿紫端坐收心,眼观鼻,鼻观心,缓缓而清晰的将杨过适才对合气搏击术所讲解的精奥之处和自己的心得一一道出,有些部分她仍有疑惑不明之处,也毫不隐瞒的说出。接着是秋菊、春兰、赵华、赵英、袁明明,杨过本来要小龙女不需讲了,但小龙女坚持要说,她说这门功夫确是博大精深,多一个人讨论诘难,就多一份修为,她将自己的心得一一说出,由她说来,这领悟所得自非诸女可比,杨过甚喜,当下将众女所提不明之处,详加说明,再对各人的心得做出评断,并反覆诘问,一直到大家再无窒碍不明之处,他才大笑了几声,忽道∶“现在收课,大家可以自行交换心得,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再来。”

众女都愣了一下,怎么在最紧要关头就收课了?但随之也都欢呼了起来,实在是刚才太紧张了,虽然师父是自己心爱的老公,但这份心头压力却一点都不减,甚至比真正的师父授课时的压力还重。

阿紫第一个蹦了起来,伸腰踢腿的动了几下,一边还问杨过道∶“大哥哥,你笑什么?”

杨过笑道∶“我第一次当这么多人的师父,徒弟又都那么聪明,我很高兴呀!”

众女一拥而上,跟他撒了一会儿娇,接着各自上厕净手。袁明明重新沏茶,春兰和秋菊还到厨间拿了不少乾果点心,分放到各人身边的扶几上,气氛甚是欢乐。

杨过携了小龙女之手回到卧房。小龙女笑道∶“过儿,咱们干脆开山收徒,在武林中自成一派,岂不也很有趣?”

杨过也笑道∶“真要广收门徒,那也是古墓派,龙儿你本来就是古墓派掌门人呢!”

杨过提起师门,小龙女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杨过也叹道∶“龙儿,眼下国事动荡,武林各门各派也都危如累卵,要让师门发扬光大,也无意义了。”

小龙女轻轻点着头,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她那有不懂,但师门恩重,无以为报,不免心中感慨。

两人坐在房中椅上闭目休息,过了一会,杨过睁眼看了一下小龙女,见小龙女眼皮不住晃动,两手指掌也在微微伸屈,不由一笑。

一个时辰已到,杨过和小龙女又回内室,见众女在那里比手划脚,众说纷云,一见两人进来,都七嘴八舌的问长问短,问的当然就是刚才杨过所授的合气搏击术,小龙女很快就加入众女的讨论,众人连比带说,好是热闹,各种奇奇怪怪的招式、步法、身法、拳法、掌法、剑法,全都出笼,杨过也面带微笑的一一随机指点。

不知不觉竟过了好几个时辰,天色已暗,窗外又开始飞雪,袁明明突然想起,杨过说要授课,众人这一瞎扯,竟然忘了时间,她啊了一声,众女也都警觉,纷纷缩头吐舌,不好意思的回到自己的位子正襟危坐,等候杨过继续讲授。

杨过缓缓踱到原位,看看窗外天色,轻轻松松的道∶“这合气搏击术都传授完了┅┅。”

众女都吃了一惊,一招都还没开讲呢,怎么说传授完了?

阿紫第一个忍不住,嘟着嘴道∶“大哥哥骗人,你还没教,就说教完了。”

杨过一脸错愣的道∶“啊?我还没教啊?那刚才你们练的是什么呀?”

一霎间,众女的惊呼声此起彼落,一个个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你看我,我看你,忽然都笑了起来,这次笑得可是一种惊喜万状,又高兴莫名的开怀大笑,阿紫还笑得前仰后合。

小龙女也笑个不停,连声道∶“过儿,真有你的,高明之极,高明之极,比我这个师父强太多了。”

原来这合气搏击术重在自悟,杨过讲了一大套,目的只是在说明原理,他用了各种方法让众女彻底了解这些原理,原理一通,招式就不重要了,何况每人的所学和才智各有不同,所悟也有不同,将来要用之于对敌的情况也各不相同,因此就不能被定了型的招式所囿,他故意转弯抹角,诱发众女的好奇心,使她们忍不住自行琢磨,又留些时间让众女自然而然的相互讨论,交换心得,再吸引她们欲罢不能,这种从各人发自内心,自行参悟出来的招式才是最符合各人所需的。果然,在刚才不拘形式,自由自在,没有心理压力情形下的讨论、诘难、辨证、套招,每人都已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一套心法,并从这套心法中自然而然的产生出适合自己的各种合气搏击招式,同时也都了解了各人的想法和做法,这又是合心分击的道理,也就是说,她们已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杨过新创的合气搏击术,也难怪小龙女都对杨过的传授法表示钦佩不已。

从此,杨过这一家子可更热闹了,众女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有时还动手动脚,眉来眼去,努嘴吐舌,要是旁人看到,一定会觉得煞是奇怪,可是她们每个人却都喜上眉梢,原来她们在平常生活之中,就溶入了合气搏击和合心分击的修练,而且日日都有进步,日日都有新的话题,这日子过的可真是愉快极了。

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昼最短而夜最长。冬至前三日,秦师姐就派人来邀请杨过一家,请他们冬至那晚一定要到严举人家中过节,杨过和众女盛情难却,商议后也都欣然应邀。

这日下午,虽然雪下的很大,严府还是早早就有人前来催驾,还抬了轿子,众女也都分别前往。

杨过早已发了一笔丰厚的节金,打发家里的婢仆回家过节,无家可归着,除了一样给予节金外,任由他们采买喜爱的食物、衣饰,在家中自己过节。在家中过节的有一老仆和三名女婢,杨过出门前再三叮嘱,务须紧守门户,小心火烛,不容许任何人进入屋内,如有意外,一定要派人到严举人家中通报,婢仆们都欢天喜地的欣然受命。

杨过在屋子四周又仔细的勘查了一番,直到并无碍眼和不妥之处,才一人踽踽前往严府。

严举人严德生是粮商,这个年头的粮商真是发的很,尤其洛阳地处要冲,南来北往,四通八达,是各种民生物资的集散地,严举人又有功名,又有钱财,手面广,人头熟,既结交官府,也与江湖好汉来往,所以是洛阳一地的知名人物,以杨过的个性,本不愿与这类人物沾泄关系,但一来自己已脱离江湖,二来严举人的夫人秦艳芬是李玉梅的弟子,也是赵英、赵华的师姐,而且严举人本人在洛阳也有善名,所以也就不好端架子不与人交往。

杨过到严举人家已有多次,而且他家也很好找,就是洛阳西城边上最大的那户人家,从外看去,屋外高墙,屋内则是广大的亭院和连栋的楼阁。进得大门,十几个护院师父都上前请安问候,这些师父多少已听得这位俊美的木公子武功奇高,他那几位貌美如仙的夫人也不是好惹的雌老虎。从下午开始,木公子的夫人一个个都坐着轿子进了严府,这些护院都看在眼里,夫人们美则美矣,但都是娇滴滴的年轻小娘子,要说她们有些粉拳绣腿,那也罢了,要说她们是武林高手,那是打死他们也不信的,这眼前的木公子,俊美强壮,玉树临风,待人又和蔼可亲,他们也都很是敬爱,但主人和主母有意无意间都一再推崇木公子的武功,就可大大的不以为然了。

杨过进门时,雪下的正大,气温也极低,他从家里出门时为了怕惊世骇俗,所以罩了一件厚袍,这时进得严府大门,自然而然的就脱了外袍挽在手上,十几个护院一看到他脱衣,都吓得张大了嘴,原来杨过内穿的是一件青色薄棉布的长衫,系了一条腰带,很是帅气,足下更是一双深色的普通便鞋,最让他们惊奇的是他的身上和刚脱下的厚袍上竟无一朵雪花,行走间倒不让人注意,这一定身,就看得明明白白了,众护院再看看自己这一伙人,个个自命内外双修,却一身上下都是皮裘、皮帽、皮靴、皮手套,尽管这样,还都不住的哈气搓手,一付难耐寒冬的模样,这一相比,还有什么话可说,众人咋舌之馀,恭恭敬敬的前呼后拥迎接杨过进入大厅,并大声通报。

严举人和秦师姐已在厅前满脸堆笑的迎客,小龙女等也在厅内笑吟吟的相迎。

杨过进入大厅一看,厅内的布置与他上次来作客时不同,只见大厅正中摆了一张八仙桌,桌上的熊熊炭火正烧着三只火锅,显然今晚是围炉之夜,杨过对这样的安排心中很是欢喜,可是他也听到内厅也有不少吵杂的声音,心想应是严举人的内眷和子女,所以也不以为意,欣然与主人寒喧致谢。

严举人对杨过甚是热络,简直可以说是近乎巴结,秦师姐也对杨过礼数甚殷,比对她的两个师妹还要亲热,杨过微感诧异,心中一动,不觉莞然,想来应是上次作客时,传授给严举人的几招秘术产生了效果。

这大厅极是宽敞,上次搬上了一班歌舞姬,此时只摆了一张八仙桌,整个大厅看来就显得空荡得很,不过,大厅的两侧却摆了好几盆火炉,显然是为了挡住寒气。

主客之间看来很不协调,主人一身皮裘,客人却都薄履轻衣,小龙女和诸女潇潇洒洒,笑语盈盈,主人却是哈声吐气,缩头缩脑,一付冷得不可开交的样子。杨过坐了首席,右边是小龙女、袁明明、春兰、秋菊,左边是阿紫、赵华、赵英。严德生和秦师姐在主位待客。

各人一经坐定,严举人举起面前白瓷杯,满脸堆欢的对大家道∶“木兄弟一家光临,真是太让我高兴了,兄弟我和内子一起敬大家。”说着和秦师姐一起仰头喝了,杨过和众女一边道谢,一边也轻轻尝了一口,那是极烈的白乾,香醇芬芳,入口即化,确是好酒。

严举人一杯酒下肚,脸上慢慢有了血色,忙着招呼大家用菜。这时从内厅川流不息的端上了许多大菜,显见主人今天待客的诚意确是很够。

秦师姐原是百花宫百花之一,本名秦艳芬,与古帮主古森的大老婆吕艳芳和临安刘师姐刘艳卿,都是同一辈的弟子,除了吕艳芳之外,都是李玉梅的亲传弟子,所以她们对赵家姐妹也格外亲热。秦师姐不住的招呼小龙女和诸女用菜,还起身为众人布菜、舀挖火锅中的肉食、菜头,热诚感人。

赵家姐妹起身帮忙,秦师姐忙道∶“师妹,今天你们是客人,都让我来,都让我来,请坐,请坐。”

几巡酒下来,众人吃菜喝汤,渐渐就热络起来了,严举人也退了寒意,脱了皮裘,嗓门也大了,他大声的道∶“木兄弟,兄弟我要好好敬你一杯,这一杯你一定是要喝的。”

杨过微感诧然,道∶“严兄┅┅。”

严德生脸红脖子粗,却掩不住得意之色,含糊的道∶“总之,就是谢谢木兄弟了┅┅。”说着仰头一口就干了杯中之酒。

杨过哦了一声,端起杯子,看着秦师姐,微有疑惑之色,秦师姐秀脸大红,忸怩的道∶“兄弟,你传给他的功夫,很管用┅┅。”说着也端了杯子,喝了一口酒,羞意未退。

杨过哈哈一笑,也把杯中酒喝了,道∶“该喝,该喝。”

严举人确也是豪迈爽快之人,他也哈哈大笑,道∶“兄弟,我对你是既感激,又佩服,你这等于是救了我一命,兄弟,你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这洛阳城中,兄弟我一句话还是罩得住的。”

小龙女和袁明明互看一眼,都在肚中暗笑,因为那日杨过曾和她们提到上次来严举人家中作客时,杨过曾传了他几招功夫,想来很是管用,所以严举人和秦师姐都感激的不得了,其他诸女却不明所以。赵英诧异的道∶“师姐,公子又什么时候救了姐夫一命,我怎么不知道?”

秦艳芬脸色大红,呐呐的道∶“这┅这┅┅,师妹┅┅。”

杨过岔开话头道∶“严兄,你现在正是壮盛之年,虽然年轻时少练了内功,可是基本底子还是不错的,只要你不怕吃苦,兄弟我倒是还有几个法子,可以让你恢复以前练的一身功夫,以后遇到这种天气,你也就不会这么怕冷了。”

严举人大喜,从座位上霍的一声站了起来,以微带颤抖的声音问道∶“兄弟,你┅┅这可是真的?”秦师姐也睁大着眼睛,一脸企望之色。

赵英姐妹已约摸猜到一些梗概,也羞红了脸,不好出声。

瑶池小说网【www.yaochixs.net】第一时间更新《h金庸人物同人2》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