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ochixs.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下丈夫,说,“我也这麽想,真的…。”暴露的淫荡妻(1……5)暴露的淫荡妻(1……5)' 欢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 ' 欢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 '欢迎女士加我QQ交流  QQ:130051747:拽 on May 09; 19102 at 22:38:34:暴露的淫荡妻(一)  我老婆今年30岁,我们结婚五年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稍微有点冷感,没想到半年前被我无意中发现她不但不是冷感,而且还有暴露狂,原来我和她的性生活对於她变态的性需求而言,是无法满足的,却我误以为她有点冷感。

那个晚上我老婆加班,约十点半时我突然想到18楼天台透透气,想说搬来这麽久也没有上去看一看。信步走到F栋的楼梯间时(我住D栋),发现电梯机房那层好像有人声,好奇心驱使下,前去探个究竟,却听到一男一女淫秽的对话。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干她,但是男的却故意捉弄她,要她做种种下流的动作,并且叫女的到天台上爬一圈,回来就答应干她。

我听到他们往下走的声音,赶紧退到天台,在角落看到数个大型的排风管,便躲到後面。过了一会儿,看到一个男的探头望了望天台,接着看到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像狗一样的爬出来,而且屁股後吊着一双高跟鞋,显然鞋跟分别插进她的肛门与阴道里。看样子她好像怕高跟鞋会掉出来,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朝屁股後的高跟鞋压了压,让它更深入体内一点。

等到她爬回到楼梯间门口时,那男的还踢掉拖鞋用脚趾去揉女人的乳房,并且一手扯着女人的长发,後来那女人还用嘴去吸吮男的脚趾头,後来那男的好像骂了一句话(我隐约听到有『贱女人』叁个字),又说了一句话,只见女人仰起了头,嘴巴张得大大的,男的就吐了口口水到那女人的嘴里,那女人竟然吞了下去,还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就又回到了机房那一层。

受到这一幕的刺激,我当时全身僵硬,几乎不能呼吸。因为那男的虽然我不认识,可是那女的竟然是我老婆。(她……她不是在公司加班吗?)虽然天色很黑,但是那头长发及那个脸蛋,分明就是和我结了婚五年的老婆。

我心里头反覆的问自己:怎麽会这样?她是被迫的吗?可是她刚刚有要求那男人干她呀?我们这栋大厦才完工一年多而已,我们搬来这也才4个多月(在事发当时),他们这样有多久了?现在进住户数还不满叁成半,天台算是很少有人上来,他们是不是常常在这里偷情?那男的是谁?我是不是要去阻止他们?我该怎麽办?

我不知愣在那里多久後,脑子乱哄哄的踱到那楼梯间外,隐隐约约的听到我老婆的呻吟声,就像轰天雷一样的打击着我。我像行 走肉般莫名奇妙的回到楼下的家,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不晓得为什麽不去揭穿他们。

後来大约11点半多,老婆回来了,看我躺在床上没睡着,便说道:  「唉呦!累昏了,我老板今天不知发什麽疯,害得我们那一组快累翻了!」  说完看我也没什麽反应就跑去洗澡了。那一晚我整晚没睡着,阴茎却峭立着,整晚杂乱无章的想着种种的手段想要报复他们。

暴露的淫荡妻(二)报复  自从上次在天台窥得老婆的奸情与变态行为後,一种报复的念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曾经设想过很多的手段,甚至想过要找几个不良少年将男的痛殴一顿,再将老婆狠狠的轮奸。但是理智都告诉我不可行,况且我又不认识什麽黑道人物,後遗症也很大。再说我不是一个狠心的人,虽然头几天愤恨难平,但是几天後就较理性下来了,同时我也决定用传统的方法来处理。

首先,这一阵子都不和老婆性交(反正本来就不常做),我认为既然她这麽淫荡,一定会忍不住,总有被我再逮到的机会。关於这段婚姻我认为维持不下去了,总不能我戴了绿帽还让他们这对狗男女好过。我打算会同警方抓奸,弄得他俩身败名裂。我也打电话到警局询问抓奸事宜,但是得到的回答却使我很灰心。反正警察他们的心态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我推托一些什麽认定的问题啦……不是他们的义务啦……只是站在公证人的立场啦……人、事、地的认定问题啦……管区问题啦……听得我胡里胡涂的,总之要明确的地点与隶属他们辖区才行。

我的工作自主性较高,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几乎无心在工作上,只要我老婆告诉我她要加班我就特别警戒,为了怕打草惊蛇,我也不敢打电话到她公司求证(以前从没打过),索性到她公司附近监视(那真是苦差事,闪闪躲躲的,好像做亏心事的人是我一样)。跟踪了几次也都很正常,终於在两个星期後的某一天晚上约七点半时,看到我老婆行色匆匆的下楼,招了一部计程车就走,这时我肯定她一定是去会奸夫,因为她有开车,干嘛坐计程车?於是我赶紧戴上新买的安全帽(她不知道)骑车远远跟踪她。

可是当穿过交流道,我从机车道转出来时,却发现一、二十辆的计程车挤在汽车专用的便桥上,等我远远从旁转到便桥的另一头时,却发现跟丢了。这时我心急如焚,但也莫可奈何。我知道她不是回家(她妈的!肯定是和奸夫到某宾馆销魂)虽然快气炸了,却又莫可奈何。在附近绕了几圈毫无所获後,只好悻悻然的回家了。

在家里打开电视机却无心看节目,脑中出现的都是那天在天台上看到的画面。

後来实在压制不住这股煎熬,也不管会不会打草惊蛇,於九点半时CALL我老婆的机子,但是一直到十点多,还是没有回电,我也不敢再CALL一次(小不忍则乱大谋)。终於在11点多时,我老婆回来了,她看到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便说道:  「家里还有没有四号电池,我CALL机没电了。」(妈的!还真贼!)  「抽屉找找看,你路上不会买吗?」  「我快到家才发现的,我想家里应该还有,先用完再买。」  就在我转头和她说话时,发现她鹅黄色衬衫有水渍,而且裙 也有。当她心虚的眼神和我接触时,便转移注意力走到矮柜旁说道:  「我找找看!」  我也不想现在就拆穿她,替她解围的说道:  「难怪我CALL你都没回。」  「喔……你没有打电话到公司找我吗?」(试探性的口吻)  「没有!也没什麽事,本想叫你顺便带一条烟回来,想说你在忙就算了。」  她如释重负的说道:  「唉……你还真懒!」(妈的!反客为主了。)  「你看!同事弄翻了茶泼了我一身,不知洗得掉洗不掉。」  「喔……」我漠不关心的回答她。

(贼!贼!贼!奸贼!贱贼!真她妈的淫贼!)  我很讶异我怎麽忍得下来,我这顶绿帽保证是全世界最绿、最亮的。要不是我太低估这淫妇的反应能力,就是他们在路上已经套好招了。要不然就是她真的『够淫贱』,使她可以这麽从容地应付。後来她去洗澡,这一晚就这样过去了。

在那之後,我又去她公司监视了两次也无所获,心理正盘算要请专业的徵信公司来处理。这一天她扣我手机说要她要加班,我也无心跟踪,公事处理完後,大约九点我就回到家。快到大门口时,发现我老婆正要走回家,在她发现我时,脸部露出讶异的表情,於是我停了下来,叫她上车。(我的车用地下停车场车位,我老婆的车停外头)  「你的车停很远吗?」  「 ……对……」她露出尴尬的表情,接着说:「我想走一段路运动一下。」  「今天不是要加班?」  「对……不过没什麽事就早一点回来了。」  (骗啸 !没什麽事干嘛加班!老板钱多啊!而且要运动随时可以,干嘛将车停那麽远,我想这其中必有隐情。)於是我不动声色,在电梯中我对她说:  「我待会还要出去,南投那边跟客户有约,可能要喝一点酒,我看两点以前回不来了。」  「怎麽要那麽晚?」  「没办法!那老兄就是这时才有空,况且,不陪他喝一点小酒,他是不会爽快的。」  「喔……待会少喝些。」  「我也希望啊!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进屋後,我故意东拖西拉的,我看她衣服也不换掉,看电视也心不在焉。

看看时钟快九点半了,我告诉她,再二十分我就要出发了,这时她说她要先出去倒个垃圾。

(我心里头觉得奇怪,她以前是早上出门时顺便提垃圾出去倒,很少晚上去倒垃圾,而且最近她比较常晚上去倒垃圾。)  我突然心中一亮,於是趁她出去时,我守着大门窥视孔,发现电梯是下到一楼(奇怪!难道我猜错?)可是过了四、五分钟後,电梯上来了,却没有在我这层停下来,而是直上18楼,又过了约五分钟电梯才从顶楼下来,停在我这层,这时我大概知道她在玩什麽把戏。

於是我在五分钟後出门,故意将车停在两条街外,然後走回来,将机子都关到静音,故意从A栋的电梯上到顶楼,让楼梯间对外的门虚掩着,这角度可以使我看到对面D、E、F栋的情况。过了十分钟却没有什麽动静,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颤动起来,我正想将讯号切掉时,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於是按了通话键,以手捂着嘴及手机,对方传来我老婆的声音:  「喂……你到那里了?」  「快要到快速道路了。」为了怕回音,我尽量压低声音。

「你声音怎麽怪怪的?」  「这里讯号不良啦,什麽事?」  「没有啦!你喝酒开车要小心喔!我累了,晚点我先睡喔!」  「喔……好!不用等我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我猜她是试我来了。果然挂完电话不到十分钟,就看到我老婆从D栋楼梯间走到天台,往F栋方向去了,果然这里是她们的秘密基地。这栋大厦进住户少,天台几乎没人会上来,况且现在这麽晚了。看样子她们也会在上次的那层电梯机房搞。

我赶紧把握时间,火速下楼,到我停车的街角打电话到警局。经过一番解释与推委,终於约好警员在街角碰面,坐我的车到地下室(故意避开管理室)。途中警员警告我,抓奸最好抓到它们正在性交,否则不好定罪,而且通奸是告诉乃论。听到这里,我此时的心理反而希望他们能玩久一点,而且希望那男人能够持久,否则的话,要在那短短的一、二十分钟里抓到,就不容易了。况且刚刚耽搁了很多的时间,假如他支持五分钟就完事了,那岂非前功尽弃?暴露的淫荡妻(叁)报复——抓奸  就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与警察已经来到了天台。从门缝往天台上望去并没有看到什麽人,警察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我赶紧向他表示他们可能在F栋的楼梯间里面,并且和他协商好尽量不要弄出声响。

於是我们蹑手蹑脚的来到楼梯间外时,并没有听到什麽动静,我正在纳闷他们是不是已经转移阵地的时後,隐约有听到人声,但是声音太小了,听不清楚。这时我示意警员关掉他的无线电与机子,於是我们屏住呼吸,小心的躲到往机房的楼梯旁。因为从顶楼要上到机房要经过叁段转弯,所以我领着警察上到第一个转弯口,这时声音就较清楚了。警察迅速的探了探头看第二段楼梯,转头示意我看看,我看了一下并没有人,可是最里头的墙上有手电筒发出的光,不是很集中,而且不停的在晃动。

就在这同时有说话的声音:「再张开点啊!」  「嘴巴张开,不准闭!」  「刚刚叫你走到15楼,你为什麽不要?」  「我怕……碰到熟人……哼……」  「你的意思只要没有熟人就愿意罗!好!下次到我朋友那里。」  「喔……嗯……嗯……」  「哼……现在假如你老公CALL你,不就等於他在帮你按摩吗?嘿……」  「说话呀!」  「嗯……他不……会……嗯……CALL我……的……嗯……」  「哼!反正待会儿拿出来看就知道了。」  此时我和警察面面相觑,不晓得他们在做什麽,於是我们也不敢采取行动。不一会儿又有声音发出:  「你自己拉住链条,我再CALL一通。」  不到一分钟,就听到比较响的『嗯嗯啊啊』的声音,接着男的吩咐女的转过身来,并且抬高臀部。

「啊!你在做什麽?」  「我在题诗顺便签名留念啦!」  「会……会被我老公看到的!」  「你回去不会洗掉吗!而且你现在全身脏兮兮,总是要洗的。」  「他妈的!你还真骚啊!湿成这样,CALL机不知会不会坏掉?」  听到这里,我心里头纳闷他们是不是已经完事了,我想警察的想法可能和我一样。可是没有多久就听到:  「干……干我……」  「用什麽干啊?」  「用……你的……『懒……教』……」  「好!你转过来帮我吹一吹。」  这时传来一阵皮带扣环的撞击声与拉开拉链的声音,接着就没有什麽声响了。

偶而传来『呜、呜』与口水的声音。我心里又激动又气愤,这贱女人平时叫她帮我口交都不愿意,现在不但帮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吹喇叭,还会说『懒教』。就在这时警察用手碰了碰我,询问我要不要上去抓奸,我点了点头。

我们依然蹑手蹑脚走过第二段楼梯,当转到第叁段楼梯时,看到上面的平台上隐约有一男一女,男的弯腰的站着,手上似乎抓着一条不知名的细线抽拉着,裤子好像褪到膝盖下,而女的显然一丝不挂的跪着,屁股还翘高,一头长发的脑袋正埋在男的胯下努力地前後动作着。

此刻,警察也毫不客气的拿出他的手电筒,朝他们照过去。首先映入眼 的是我老婆光溜溜的屁股(因为它正对着我们),不但肛门与阴部清清楚楚的被看到,而且看到一条金色的链条从她的阴道中伸出来,末端被那男的握着。更气人的是,在她屁股与大腿内侧被用原子笔写了两行字,不过看不清楚。

(啊!那是BBCALL的带子,那麽BBCALL不就在我老婆的阴道里吗?想到这里,再回想刚才的对话,一切都明白了。)  警察让灯光停在我老婆的屁股一会儿後,就照向男的脸部,那男人猛然吓了一跳,放开BBCALL的链子退了一步,可是背对着我们的老婆,却随他的动作往前挪了一下身体,手还扶着男的阴茎,深怕它跑出嘴巴,浑然不觉现场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她老公。这时那男的带着惶恐的表情用手想推开我老婆,第一次并没有成功,当他推第二次时,我老婆嘴巴才离开他的阴茎,抬头望向那男人。就在她眼睛接触到男的脸部时,几乎在同时猛然转头看向我们的位置,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整个人绻伏在地上。

这时警察驱前,用手电筒敲了敲我老婆的肩膀,叫她将头抬起来,可是我老婆并没有照做。此时那男的赶紧要将裤子拉起来,警察叫他等一下,并且吩咐他叫我老婆把头抬起来,於是那男的拉着我老婆的手要将她提起来,我老婆很自然用手遮着了乳房,头压得低低的跪坐着。这时警察说话了:  「他是你先生吗?」警察指着那男人。

我老婆摇摇头。

接着警察指着我问她道:「那他是不是?」  我老婆瞄了我一眼,接着点点头。

警察指着他们俩个说道:「那你们麻烦大了!」  「好了!把衣服穿上!」  那男人迫不及待的拉起裤子火速的穿好,可我老婆全身光溜溜的,身旁也没有衣物,她的眼神从那男人缓缓移到角落的楼梯扶手,那男人於是走过去想帮她拿那些挂在那里的衣服。

「不要帮她拿!」我厉声道。

接着我抢过警察手中的手电筒,走到我老婆面前用力的甩她一个耳光:  「贱人!」  警察赶紧驱前想拉开我,我转头告诉警察我不会动粗,然後命令我老婆将腿张开,我蹲下去将电筒照向她的屁股,凑前看到两行字:  【ㄨㄨㄨ的水 洞,ㄨㄨㄨ到此一游】  又看到BBCALL下垂的链子,我当场差点气昏,不由得怒火中烧,『啪啪』又掴了她两个耳光,警察这时赶紧将我和老婆隔开,而那男人也躲到角落去了。

我老婆抽咽着拿起裙子套上,接着将衬衫及小外套穿上,最後穿上高跟鞋,再将丝袜揉成一团握在手中,显然不打算拉出BBCALL,可是我没有看到内裤及胸罩。

我於是问道:  「你的内裤和胸罩呢?」  「我……没穿」  我气得又想打她耳光,警察拼命的拉住我,并且说道:  「好了!好了!你说不动粗的,现在这里那麽暗,我们笔录怎麽做?」  「我看……到局里还是你家?」「我家好了!」我无奈地表示。

暴露的淫荡妻(四)  当我们一行人下楼回到我家里後,警察按照程序问笔录,他们两个奸夫淫妇吞吞吐吐的回答着警察的问话,并且坦承有过七、八次的奸淫。警察的目的只是要他们签名确认奸情,所以也没有问得很深入。後来他临走时还劝我们能够好好处理等等,反正我满腔愤怒也听不懂他说什麽。

其间我老婆满眼是泪水的求我原谅她,那男的则有意无意的将责任推到我老婆的身上。本来我怒火只在我老婆头上,这时那男人的举动令我相当不耻,於是等警察走後我对他说:  「你回家等法院传单吧!」  就在他满脸愕然的表情下将他轰出门了。

那男人走後的半小时内,我老婆一直跪在我身旁啜泣。

「对……对……不起……呜……」  「你……要……怎麽……办……呜……」  「呜……你说说话呀……呜……」  她对我相应不理的态度也莫可奈何,只有不断的哭泣与重覆的恳求谅解。就在一阵的沉默後我开口:  「BBCALL还在你里面!是不是!?」  她点点头。

「啪!啪!」  「贱人!」  「呜……呜……你打我……呜……用力打……我……吧……呜……」  「啪!啪……啪……」  我也不知掴了她几个耳光,只是後来我感到手会痛就停下来了。看着她满脸肿胀,我怒气稍息。

「还不拿出来!放在里面很爽是不是!?」我指着她的下体。

她於是转身想到浴室去。

「回来!躺在我面前拿!」  「不……不要……这样……」她瞠着眼对我说。

「啪!在别人面前都不帕羞!在我面前就装淑女!是不是!?」  她不得已只好躺在我面前的地板上,分开双腿,露出毛绒绒的阴户,一手握着条,慢慢的将BBCALL拉出她的阴道。我这时才发现这骚货的阴户还是湿的,而且BBCALL还处在震动的警告模式。

我气得抢过BBCALL用力摔在地上,并要她一五一时的告诉我她和那男人交往的始末。就在她慢慢道出这段奸情的过程中,我才发现我老婆有暴露与恋物的倾向。

那是开始於我们搬到这大厦的第叁个月吧!那天我老婆在天台上裸露下身,并且用一把随手捡来的油漆刷自慰时,刚好被他瞧见,在羞辱难当下只好听他摆布,就和他发生第一次的性行为。而她也第一次 到那种高潮,於是像吸毒一样就陷进去了。据她说前前後後大概发生七、八次的性关系。除了有一次在宾馆,另一次在KTV酒店外,其馀都在天台上进行。

宾馆是她们第二次的性关系,不过我老婆并不喜欢这种纯粹性爱,所以後来他们就没有再到宾馆偷情了。而KTV酒店那次竟是我跟踪跟丢了的那一回。

************************************  记得那天我骑着摩托车跟溜丢了我老婆坐的计程车,原来她到酒店去和那男人碰面。她一踏入包厢就看到那男人在唱歌,可是却还有两个男人在里头,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搂着一位小姐。只见每个小姐身上都穿着两截式的内衣,外头罩着一件薄裟,我老婆愣在门口不知要怎麽办。

瑶池小说网【www.yaochixs.net】第一时间更新《杂乱小说1》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