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ochixs.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不过说到有人假冒自己?难道……该不会是……

出去的时候杨存还是一个人,看着对自己皮笑肉不笑的余姚,回以他一个冷洌的笑。果然,余姚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杨通宝很快就靠上前来,垂首唤道:“公爷,那个人……”

小心起见,声音压得极低,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

杨存想起那个行为怪异的灾民,心中突感不安,拧着眉头道:“给我看好了,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在杨通宝欲点头应答之际,又道:“这余姚的手下有没有我们的人?”

“嗯?”

杨通宝一愣,见那边余姚已经行了过来,略微点了一下头。

军营中的形势丝毫不输给朝廷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是一样的错综复杂。毕竟不是同一个派系,手中握有军权才有为自己争权夺利的资格。这一点就算杨术再不济,也不可能不知道。

而杨术本身也绝非善类,身为大华国唯一的外姓王,他又怎能不为家族考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况且堂堂杨家还没有倒下,在军中安排人手这件事应该是必为之事。

“嗯,那就好。想尽办法联系,让他们注意下游的情况。”

不露痕迹地丢下一句,杨存也移动了脚步。而杨通宝则是进屋看望屋内昏迷之人。

余姚皱眉,只是苦于没有阻止杨通宝的理由,也只能乖乖将视线锁定在杨存身上。

明明只是一个弱冠少年,为什么他的眼神会有一种极具穿透力的犀利?只觉得让人想逃。可是不能,既然站在这里,那么余姚自然明白自己现在的职责所在。

僵硬之后成了不屑的干笑,上前对着杨存拱手行礼,语气依旧还是没有多少恭敬。

“公爷,这灾情已经探过,施粥及灾民们暂时的安置之事也已经安排妥当了。白大人晚上还有为公爷设宴,您看……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什么叫“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什么叫“贱民只命贱如蝼蚁”这一刻总算是有了深切的体会。看着余姚那双倒三角的狼眼,杨存突然很有一种想将他开肠剖肚,看看他的五脏六腑还有没有“人性”二字的冲动。

至于节操一类的东西,不用怀疑,肯定是当初他妈生他之时一个不小心,连同胎盘一起扔了。

面对面黄肌瘦、生命垂危的灾民,面对那些遍野浮尸的场景,他该是做到怎样丧尽天良的地步才可以说出“设宴”这两个字?难道上过战场的人血和心就必定是冷的吗?

“余大人,本公觉得这时候你不是应该好好照顾那些灾民,帮着他们重新找安歇之地重建家园吗?不是应该派人尽快处理那些罹难的尸首才对吗?”

冷到骨子里的质问,并非是杨存非得要在这种时候来一番娇情之举,而是面对此情此景还能不在意、不关注,就真他妈的不是人了。恐怕他妈当初真的扔了把孩子养大的胎盘吧?

因为心中悲愤,幽黑的瞳孔中染上片片寒霜。缓缓扫过那些麻木不仁的士兵们,杨存的眼中含着深深的鄙视,其中浓郁的森寒之气弥漫一身。

不过是一个眼神罢了,也说不上来为何会给人一种无形且沉重到几乎要让人窒息的压力。杨存星眸寒光一过,一大排人终于无法承受如此锐利的眼神,低下头去。

由最初的一、两个影响到所有人,看着面前颗颗留给自己头顶的脑袋,没有错过他们脸上羞愧的杨存,在那一刻戾气暴涨增“呃……这个……公爷,属下……当下还是以公爷的安危为重,属下先送公爷回去吧,等回来再……”

也许是被杨存太严厉的眼神所惊,余姚的神色有那么一点不自然。他转移视线,又道:“至于那些尸体,他们的家人会……”

折腾了半晌,一个有用的屁都放不出来,顾左右而言他,不就是为了自己吗?

那点心机也好意思拿出来现?你爷我当年混的时候,你都已经作古不知几百年了好不好?

“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华人小说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拉高声音,杨存隐藏的威严之气顿显。持续增添压力,等到余姚连头都抬不起来之时,继续刚才的话题,语气缓慢了不少,但是威力丝毫不减,反而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

“余千卫,你知不知道这尸体多放置一天,便会繁衍出多少细菌?这已经几天了?嗯?若是等天放晴,多了阳光的照射,你知会有怎样的效果?嗯?瘟疫、病毒,你又承担得了多少?”

愤怒有七分是真,剩下的三分自然是用来助长自己的威风,出一口心中的闷气。虚张声势这回事,有时候玩得好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因为自身的修为本来就比对方高,所以这种可以光明正大尽情打压的机会杨存自然不会放过。

不过余姚可就惨了。单凭杨存这个人,就算是他是世袭敬国公,他也未必就会惧怕。但是现在对方的煞气突然大增,那股暴起的真气别人感觉不到,他却是苦不堪言。

杨存本来就是专门冲着余姚而来。

豆大的汗水不停滴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余姚努力以自身的真气抵抗,虽然抑制住不让自己倒下去,却抑制不住双腿不停颤抖的趋势。

这一切杨存看在眼里,却还是没有任何想放过对方的打算。余姚所受的这些和灾民们的流离失所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之前略带黝黑的脸色逐渐显出苍白之势,随着杨存脸上冷冽的笑容不断加深,余姚承受受的压力也愈多。掌心已经湿透,或许在那身铠甲之下的衬衣八成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吧。

那些余姚麾下的士兵没有得到命令,况且对方是堂堂国公爷,也不方便开口,只眼睁睁看着余姚的狼狈。

知道杨存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绞杀,但是这份罪必然免不了要好挨一顿了。没想到一个看起来那般的不起眼、顶多只能算是长相好看一点的小子居然会如此厉害,而且内在的气息也是那般诡异,简直毫无章法可言。

死撑着显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所以尽管算是输了一局的余姚心有不甘,也还是很聪明地选择暂时屈服。毕竟现在撕破脸是不可能的,依照世子对杨存的重视程度,若是自己乱来,必定还是讨不了任何好处。

像余姚的为人,因为粗犷的外表,给人的感觉往往是性格耿直之人,殊不知在这样的假面之下,他也拥有一颗活络的心思。

自然,像杨存那种怪胎,即使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风不算。他的下一步能猜得透澈的人也着实不多。

心思极快游走一圈之后,余姚的气焰果然软化许多,开始略显卑微的说:“卑职明白,上水村的灾情卑职必定妥善安排。一并连他们新的迁居之地卑职也会亲力亲为,绝对不出任何差错。”

一连串的保证出口之后仍嫌不够,又顺带着将自己贬低了一顿,说:“公爷博学,教训极是,是卑职愚昧了。您也知道,卑职不过就是一个粗人罢了,肚子里没有几滴文墨。公爷交代之事卑职一定办到,绝对不敢有半点敷衍。”

没有半点墨水?这句话让杨存在心中冷笑不已。不过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见好就收到此打住了。毕竟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更别说是眼前这个豺狼了。

万一他恼羞成怒来个杀人灭口,一夜之间将上水村所有幸存的村民给“喀嚓”了,自己的罪过不就大了?他可不认为他不敢这样做。

计较完了,杨存的脸色也缓和不少。看起来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对余姚来说却是如蒙大赦。

“嗯,千卫大人行事,本公没什么不放心的。等回去之后杨某必定会上奏皇上,对千卫大人予以封赏。”

这场面话说起来,谁也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好听。听了黑衣人的话莫名其妙地来了一趟,顺便救了两个人之后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发现,杨存觉得无趣,知道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看着余姚脑门上尚未拭去的汗珠,杨存扯动唇角笑笑,继续说:“那就诸事拜托千卫大人,杨某这便回了。”

而说到封赏之际,余姚唇角不屑地弯起的动作即是自动忽视了。

毕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人家现在忠心的是另外一个主子,对老皇帝的封赏不感兴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自己当真没有任何收获吗?伸出拇、食二指摩擦着,杨存的眼色变得隐晦。

一个小小的上水村到底隐藏了什么的秘密,让余姚对自己这么戒备?

“那卑职恭送公爷了。”

终于走了,余姚狠狠松了一口气,心底暗自欣喜。

结果还没等他跟上去继续护送,已经走出去的杨存扬扬手臂,一句话说得余姚再次僵直后背。

“不必了,千卫大人找几个人同杨某一道回去就好。既然大人同杨某待在一起会如此紧张,那便留下吧。”

他……察觉出了什么吗?自己的紧张,他……看出来了?有那么明显吗?站在原地,余姚突然有些慌乱,此次杨存不怎么在别人面前展示的一面,已经让他完全摸不着头绪。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百年杭州的辉煌或许不曾有人能一路看尽其风光,但是只要站在巍峨宏严的城门前,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让人感受到古城的沧桑感。

华人小说吧(www。Shubao2。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其实论起外貌,杭州城门不久前刚才整修过,也并非显得很破烂。覆手石砖之上,随着凉意沁入心扉之间,自有一番特别的悲凉。

也许过不了多久,这面城墙也会沾上血迹,而后又被新一轮的石料所压盖吧?

有时候杨存也会想,自己选择老皇帝这条船也不知道牢不牢靠?会不会沉船?随之而来的只有苦笑。其实从头到尾,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从附身在这个杨氏孩子身上那一刻起,一切早就成了定数。

收回手指,在守门官兵恭敬的眼神中,杨存举目远望,骑着骏马从大街上飞驰而来的几人是那样的明显。呵呵,赵沁云这个孙子,对自己倒还真不是普通的关心啊!感叹的同时,也在心底狠狠鄙视自己一把。

靠,不过就是经历一些事情而已,居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跟个女人似的。

眯眼看着一身锦衣、面若冠玉的温润男子,杨存的心倒有了在得知一品楼出事以后的第一次安定。

还能来见自己,说明也不完全成了死路一条。就算安巧和王动他们落到赵沁云手上,暂时……应该还不会有什么危险。唯一让杨存诧异的是,赵沁云对自己的关注度似乎有些过头了?

联想起之前这厮不只一次对自己大献殷勤的举动,杨存忍不住就是菊花一紧。

这孙子他妈的该不会有龙阳之好吧?难不成……他看上自己?自己可是完完全全的异性恋,只对女人感兴趣啊……

一股凉意窜上脑际,杨存硬生生打了几个寒颤。

此时太阳终于突破连日来霸占着天空不散的乌云,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温暖洒向人间,霎时光芒万丈。

而那名就算是一身布衣也遮掩不了其身上半点芳华的少年负手而立,神情自若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锦衣男子。

是朋友,更是对手。

眯眼望着城外被亮色的光线环绕,以至于他的周围看起来如同被镀上一层薄辉的杨存,赵沁云地不知多少次想到,若不是一开始便站在对立的立场,心高气傲的自己还真心想交他这个朋友呢。可惜……真是可惜了……倘若他不姓杨,或者自己的父王不是定王……

“晚辈见过公爷。刚回来就得知一品楼之事,晚辈不胜悲痛至极,望公爷节哀。”

赵沁云一开口,杨存忍不住就是一阵恶寒。你说这厮怎么那么能装呢?第五章 艳遇

从认识了赵沁云这个人开始,杨存就产生和这个肠子九弯十八拐的定王世子打交道,绝对是糟蹋、摧残自己的行径之一。

开口闭口便是一大堆水到渠成、冠冕堂皇的狗屁,说这些他都不累吗?至于几乎被赵沁云引为对手这件事,杨存还真不可能感到丝毫荣耀。如果这种认可对手的对象是杨术的话,说不定还真能生出惺惺相惜的友情,但是他杨存……哼哼,就算了吧!

一个立志要做一个纨绔子弟、以调戏美女为毕生奋斗目标的男人,能指望着他有多伟大?说好听点是深藏功与利,说难听点压根就是不思进取。

当然了,若是想和杨术深交,恐怕首先就是得遵纪守法,做一个合格的守法好公民。赵沁云是不可能的。

“呵呵……多承世子操心了。”

面对人家简直比你自个儿还忧心的表情及问候总不能冷着一张扑克脸吧?杨存也只能开口随便应付。不过提起一品楼,心情当真是好不到哪里去。

明知凶手是谁,却苦于没有证据,所以面对着笑得一脸做作的凶手,也只能好脾气地陪笑,还不能有任何怨言。

这种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让杨存看着眼前赵沁云那张足以让万千少女思春尖叫的俊脸,生出许多烦躁来。

也幸亏没有证据,不然,他还真不介意将他们这群表演学院出师的王公臣子们连锅端了出去。

自然,表面上依旧不会显露分毫,看起来顶多也就算一脸沉重,只会让人以为杨存是为一品楼的事情伤心难过,看得赵沁云也是唏嘘不已。

华人小说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唉,真想不到晚辈回了一趟东北居然就发生这样遗憾的事,不过公爷切莫继续忧心,白大人已经派人全力追查当时的情况,也许很快快就会有结果了。”

毕竟对方不是愚笨之人,装傻这件事,为了不牵连彼此的形象,赵沁云很聪明地选择弃用,而是以极其隐晦的方式告知杨存一品楼之事另有隐情。

“嗯。”

杨存点头,并无多言,私底下还是不由得多看了赵沁云两眼。

这孙子倒是痛快,比白乌龟来得爽快,不至于让人说上两句便厌烦起来。

“不过……”

见杨存脸上除了悲痛之外并无任何不悦,赵沁云话锋一转,说:“家眷们出事,难免心伤。不过大丈夫何患无妻,公爷还是看开一些。晚辈特意略备酒水为公爷去去晦气,还有杭州颇具名气的歌姬助阵,公爷应当及早振作才好。”

说出事的是家眷,其实有些言过其实了。安巧她们的身份在外人眼中顶多也就是丫鬟,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伤心的?也许是有感于上次安巧被药尸所伤时的疯狂,赵沁云此次便有所顾忌,而在言辞上有些注意吧?

可是,安巧是安巧,安巧、安宁、揽月,李彩玉……她们一个个都是独立的存在,就算有了再多的女人,她们也都不是她们啊!尤其是安巧,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替代呢?

赵沁云的话让杨存又想起方才的荒缪想法,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菊花很不适。有必要对自己这么殷勤吗?说到底,自己并不曾表现出会让他误会的错误讯息啊!动不动就请吃饭,老子知道你有钱,再说……

靠,安巧是别人可以比拟的吗?就算再好的女人也比不上她。不过说实话,心中还是有些愧疚。这孙子拿着美人诱惑自己,自己这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特点果真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吗?

“呵呵,世子太客气了,能为杨某如此着想是杨存的荣幸。但是在此之前白大人已经设下宴席,恐怕……”

一来二去打着推托的太极,杨存是真的不想去。

赵沁云的殷勤就是无端让他感到不适,仿佛他们之间前些日子压根就不曾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这赵沁云有些深奥,打起交道来太费精神不说,只要一遇到他,自己似乎就会诡异的倒霉?哼哼,歌姬?说得好听,谁知道你又在背地里盘算什么?上次是下药,再送来一个揽月,那这一次呢?

老子长得那么像是一个树上吊死几次的人吗?

“原是如此……”

沉吟着,赵沁云恍然大悟。不过那个表情杨存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安,该不会是……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刚想到那方面去,赵沁云就笑了,还是那种谦恭得让人真挑不出一点毛病的样子,说:“若是担心这个,公爷倒是可以放心。晚辈知道公爷现在下榻于白大人别院,身为主人的白大人必定不会怠慢公爷,所以已经与他达成一致的意见,将宴会移至晚辈那里。说起来,倒是晚辈借花献佛了。”

那副翩翩少年郎的儒雅加上无害的笑容,让过往的女子差一点就喷了鼻血。耳际似乎有芳心盛开的声音“劈里啪啦”响过之后,杨存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一时之间,这门口的女子已经超过男子的几倍,而且更呈现增长之势。

那副双颊绯红、满面含春的样子,一看便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来。毕竟城外可没有黄金给她们捡,不用那么殷勤往外走。出去就出去,还出去就马上进来,这样来来回回的,当我们是动物园的猴子吗……

被美女们看看也没有什么,又不会少块肉。但是在发现看着赵沁云的人明显多过自己以后,杨存无法保持淡然了。

既然你敢请,那我也没什么不敢去。再说,也只有多接触几次才有更多关于一品楼事件的蛛丝马迹可寻啊,知道你们肯定做得很严密,但是也招架不住我的锲而不舍不是?

“既然如此……”

心中已经同意了,脸上却还是一副为难的样子。这种戏码杨存倒是手到擒来,也不用怎样费心思表演。看着赵沁云期待的眼神,其实是看着美女们一直盯住那张卓越非凡的俊颜,俏颜逐渐呈现爆血之势,杨存咬牙点头,说:“那就叨扰世子了。”

呋,虽然男人都喜欢偷香窃玉,但是这野花又哪里比得上家花香?至少自己家里的那几个从来不会将多余的光芒朝别的男人乱放。

“好,那公爷,请。”

杨存的答案似乎早在意料之中,赵沁云笑得不露痕迹。

为杨存让路的同时,却又适时拉住他的衣袖,让二人之间的亲密指数瞬间一路飙升。

靠,这个动作是不是显得有些亲密暧昧了点?虽说是生死未卜,杨存也还是不想让那几位娇美娘们伤心。他一脸为难地看看旁边的马匹,又看看自己被拉住的衣袖,欲言又止的说:“世子,你看这……”

华人小说吧(www。ShuBao2。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被当场点出,赵沁云居然没有半分尴尬,连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减弱一分,依旧是那种恰到好处的谦恭,说:“是晚辈冒昧了,公爷请。”

对方松开手之际,杨存突然有了一种想伸手掐他脸的冲动,看这孙子是不是真的戴了面具。要知道,那可不透气、真的很伤皮肤的。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考虑悠悠众口如洪水猛兽,还有各位看倌们脆弱的幼小心灵,只好作罢了。

不再说话,翻身上马,杨存想摆一个英俊潇洒的姿势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结果一脚落空,情急之下抱住了马脖子。若不是有真气镇压着,恐怕这马也要跟着受惊了。

“公爷……您没事吧?”

瑶池小说网【www.yaochixs.net】第一时间更新《天魔淫》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