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yaochixs.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袜的足。

我心急火燎,猛然想到隔壁房间好像和这个房间的墙上有一个窗户,虽然那个窗户有些高但我也只能去试试了。我悄悄跑过去,果然没错,在我头上有一个小窗,我急急地拿过一个凳子就踩了上去。

那边正在继续,我的眼睛位置稍有一些高,但角度也差不多,姨夫正双手扳着大姐的两腿狠干,我这里看唯一不好的就是听到的声音太小,但仍能听到大姐一声接一声的呀呀呻唤。

一切都是距离那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姨夫的大**在大姐嫩屄里的一进一出,出的时后基本都抽了出来只留**在内,进的时候却是齐根插入!

我简直怀疑那么大一根**怎么能捅到那个小**里的,但显然,大姐下面的这个**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为刚才**她嘴时**只进去了一半现在则是全都插进去了。

大姐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颊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皱着眉。如果我不是从娘那里有了一些经验真的会相信她现在一定很难受。姨夫**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大姐双手无意识地抓弄着床单,呀呀地一叠声的轻叫。

“骚屄!我**死你!”我听见姨夫喊。我奇怪他这样骂姐而大姐好像也没什么反应不生气,象没听到一样闭着眼继续那样呻唤着被**。大姐被架在姨夫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抬着。

过了一会姨夫边**边脱下了大姐脚上的白色短袜,露出里面两个似乎比袜子更白的嫩嫩的秀气的脚来。我奇怪地看着姨夫边**着大姐的屄边用嘴舔大姐的脚,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脚趾逐个含进了嘴里。

直到姨夫把大姐**得呀呀的呻吟连成一处他才放下了大姐的脚,然后他拔出**,我看着他把大姐拽下床,让大姐脸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剩下的就和我那天**娘的时候也一样了,姨夫抱着大姐圆圆的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大姐双手半支着床,抬着屁股被**得双眼紧闭,头发蓬乱,一叠声的只是叫个不停。她雪白的两个**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得乱晃而乱晃着。

“骚屄!我**死你我**死你!”姨夫边**边叫。

我看得血脉膨张,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静的大姐会有现在的样子,那个有着书卷气的才女一样的大姐原来也有一样的长着黑毛的屄,被男人**时也一样的呀呀的叫啊!我再次几乎射了。

再看向屋里,大姐现在似乎被后面的男人**的不行了,双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大屁股尽可能的抬高。她头埋在床上,呀呀的叫声也似乎走了调。

姨夫抱着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女孩的丰臀,一下一下的狠**!大姐竟被干得失神了,象娘一样失声哭了起来!

还不怎么懂女人的我尚不明白大姐和娘为什么最后会哭叫,却不知道前几天才被姨夫开了苞的大姐已被几次**得到了**!

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姨夫无疑是个玩女人的高手,我不知道大姐和二姐来姨家那天他是怎么把大姐搞到的,但无疑那次大姐就被强壮又会玩的姨夫搞得体验到了做为一个女人的妙处,所以虽然失了身后的大姐心乱如麻郁郁寡欢但还是怀着矛盾的心情再次和我来到了这里。当然,这些都是我以后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我把大姐**以后痛苦的心情想的太简单了。

那边姨夫停了下来,抱着大姐的屁股静静呆了一会,然后在大姐仍继续的哭声中抽出了**。接着我看到站在大姐后面的姨夫双手按在大姐屁股蛋儿上揉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嫩的屁股蛋儿用手掰开了,我从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大姐深褐色的屁眼!那是一个小小的闭着的**,外面长着一圈一圈的花纹一样的皱肉。

我看得兴奋又奇怪,不知道姨夫露出大姐的屁眼干什么?却见姨夫双手扳着大姐的屁股蛋儿,把他那根大粗**向姐的屁股缝中顶去。我看着那**顶在了大姐的屁眼外。

我看着那铁棒一样的大**前端慢而坚决地捣进大姐的屁眼里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大姐也在同一时间失声叫了出来,“不是那里……”大姐在叫过以后痛苦的哀求似的说。

姨夫一点不为所动根本就不理她,执着的扳着大姐的屁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有半尺多长的大**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捣进了大姐的屁眼里!

伏着身子的大姐痛苦的绷紧了身子,她还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显然是第一次自己娇嫩的屁眼里被捣进异物,而且是那么的粗大的东西。原来她是那么文静,在学校里是那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就在十几天前,她还是一个处女,而现在她身上的三个洞却轮流被**!

我傻了一样看着姨夫的那根大**一进一出的**着大姐的屁眼,原来女人的嘴,屄,和后面的屁眼都可以**呀!十二岁的我兴奋着自己的发现,却不知道这个发现对于一个象我这样年龄的男孩也太早了点。

**在屁眼里的进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见大姐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

“啊……啊……”大姐忍耐着终于回过头来,“姨夫,疼……”眼泪不知不觉地从大姐眼睛里流出来。这是整个过程中我听到的大姐第一句话。

“骚屄!我第一次干你屄的时候你不也喊疼吗?”姨夫竟骂着大姐。

这简直和我平时印象中的笑容可掬亲切和蔼的那个姨夫盼若两人。不过我内心里却一点没对此有什么厌恶,相反,姨夫的话刺激的我更加兴奋。大姐没再说话,回过头去。只是仍然呜噎着,她毕竟只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女孩。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那大**与屁眼的结合处,看着大**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慢慢地我感觉那**进出逐渐快将起来。那样**了二三百下后大**进出的速度竟然和刚才在大姐那个洞--她的屄里时差不多一样快了,而大姐也逐渐安静下来。

“我**死你这小骚屄**死你!”姨夫越**越兴奋。

大姐一声不吭僵直着身子抬着屁股挨**,姨夫的跨部一下下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乒乒的声音。终于,我感觉时间过的好长,在大姐一声不吭的被**中姨夫忽然身体打了一个冷战,我看见他急急的拔出了**,然后急急地把大姐的身子调转过来,让她跪在自己跟前。

“啊!”姨夫浑身颤栗着,他闭着眼把他的大**对准了大姐的脸,“我**死你我**死你!……”他不停地喊着,我看见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他**前端激射而出,全射在了大姐的脸上!

接下来好久屋里都不再有声音,姨夫站立在那里喘息着。大姐坐回到了床上,她咬着嘴唇,找到了床头的一卷卫生纸,红着脸擦着自己脸上的那些粘液。那天我没有被姨夫和大姐发现,而姨打牌直打到天黑才回来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吃晚饭时姨夫已经恢复了常态,他热情地给我和大姐碗里夹着菜,如果我没看到下午发生的一切真还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面孔。而实际上谁不是象他那样呢?我在**娘时也不再是平时在她面前撒娇的那个小孩了,而平时在乡邻面前矜持端庄的娘在被我干时不也失声的啊啊叫吗?小小的我想着这些吃着吃着竟发了呆。

大姐只是低着头吃饭一声不吭,她下午已经蓬乱的长发重新编了起来,编成了一根黑黑的长辫垂在肩后。姨夫给她说话夹菜时她理也不理。

坐在大姐对面的我看着她那秀美的脸,如果不是下午侥幸地看到的那一切我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我这么文静的大姐是如何那般地被男人搞的。这么漂亮的她后面的屁眼竟然也被姨夫的大**捅过了!我如此这般的想着下面的**不由自主的早都顶到了裤裆上。

就是许多年以后大姐第一次是如何被姨夫上的她也从来不告诉我,我只能猜想,事情其实就发生在上次她和二姐来姨家的那次,可能也象和今天下午一样吃过午饭姨去邻居家打牌,这样使原本可能对我大姐想入非非的姨夫有机可乘,他一定是强行上了她。所以大姐那次在回家以后才郁郁寡欢。

以上虽然是多年以后我的推想,但事情应该是**不离十的。大姐被姨夫强奸过以后姨夫可能是心里害怕,过了几天后还专门来我家一趟,目的无非是探听消息。

事情之所以有了第二次,原因可能就大部分在我大姐的身上了。十七岁的大姐情窦初开,平时虽然矜持文静但内心早已对那男女之事有了向往也说不定。

爹每次回来深夜不避我们姐弟几个和娘在炕上的被子里寻欢的场面很难不被大姐二姐看到,而年龄最大的大姐也很难不被所看所听到的那些所刺激。而一但少女怀春的大姐被搞女人的高手姨夫真的上过了,尝到了鱼水之欢甜头的大姐虽然也内心很痛苦不安,却也很自然的包庇了姨夫,没有把他的丑事告诉娘或者别人。

致于她和我第二次去姨家,也不一定是主动送上门让姨夫操,可能是想和姨夫说清楚让他以后别再纠缠她,但十七岁的大姐怎么能是老谋深算的姨夫的对手,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早就从大姐的表现上看出不会有事了,他当然第二次上了她,而且和第一次相比,上得更加大胆。

那晚在姨家小小的我竟第一次失眠了。平生第一次单独睡一个房间可能是我失眠的最重要的原因。躺在那温软的床上而不是家里的大炕,我脑子里不停地胡思乱想着,一会儿是白天自己窥到的姨夫搞大姐的每一个细节,一会儿又是娘那亲切秀美的脸。

我从来没有那样地想过娘,如果说前几天我和娘那样大部分是因为我的性好奇,那么现在的我则是在心里完全把娘当做了自己的女人,白天的事刺激得我是那么希望娘此时就躺在自己旁边。

“**”这个词对于生活在东北乡村里小小的我来说基本上还没什么概念,虽然内心里也莫糊地感觉到自己和自己最亲的人不应该那样。

折腾到后半夜我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觉得头晕晕的。在卫生间洗过脸出来我在楼梯上看到了大姐,大姐看样子昨晚也没睡好,本来就略显苍白的脸显得更加没有血色,两眼也明显的红肿着好像昨晚哭得很厉害。

姨在这一天没有去打牌,她执意领着我和大姐去不远的镇上给我们买衣服。我很快就重新变得兴高采烈,因为娘是很少带我们去镇上玩的。大姐则始终一言不发低着头跟在我们后面,以至于姨最后好像埋怨似的说大姐越来越内向了。

下午我身上穿着姨新给我买的衣服高高兴兴地和大姐走在回家的路上。来时一路小跑在前面的我却走在了大姐后面。本来我对大姐真是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就是和娘那样,我更多的也只是小男孩的性好奇。而经过了昨天的我心智上却明显的发生了变化。

走在那乡间的土路上,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大姐走路时扭动的屁股,大姐一向很朴素,只是穿了一条普通的深兰色棉布裤子,但那么一条普通的裤子却被大姐丰腴的臀部撑的鼓鼓的。我看得发了呆,脑子里浮现着昨天看到的景象,觉得浑身燥热

我看看乡间的这条小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就紧走几步过去,“大姐”我打定了主意,“你昨天和姨夫在房间里面干啥呢?”我看着大姐的脸问。

大姐秀美的脸在那一刻忽然刷白!“什么?”她完全无意识地反问。

“就是我和姨一起出去打牌的时候。”小小的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心眼,这样问也很直接。大姐的脸完全没有了血色。她呆呆地看着我象是傻了一样。

“我在门缝里都看见了。”十来岁的我得意的说。大姐仍然象傻了一样呆着。我看得心软了,毕竟平时大姐对我是那么好。

“姐,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赶紧保证似的对大姐说。

大姐咬着嘴唇,看着我似乎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我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姐弟两个呆了一会,就一前一后默默向前走,而大姐这次走在了我后面。

走了很久,路显得那么长,我内心里竟然有一些后悔对大姐说那些。毕竟,小小的我也不会想到用这些事情来要胁大姐。

“小弟。”大姐从后面唤住了我,她的脸仍然苍白着咬着嘴唇,而眼角似乎有泪光。

“你千万别告诉娘啊!”大姐说,声音里带着哀求。

我点点头,“姐你放心,我不会说的。”

“你还小,姐本来不想告诉你什么,但现在……”大姐咬着嘴唇,“是上一次我和你二姐去咱姨家……咱姨吃完饭也是去打牌,你二姐也出去玩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咱姨夫,他强行……”大姐似乎说不下去,顿了顿,“到了晚上我本来要和你二姐回去可他怎么也不让我们回,咱姨啥也不知道,到了晚上,他又悄悄摸进我房间……”大姐垂下头。

“我知道了,是强奸吧?”我从书上看到过这个词,当时也不懂,现在恍然大悟一样说出来了。大姐勾着头没说话。我听见了她的呜泣。

我内心里也莫糊知道强奸是个不好的词,可我内心还有一些疑问,“可你昨天怎么答应和我一起来呀?”我问姐。

大姐抬起泪眼莫糊的脸,“本来我是想来和他说清楚的……我这几天一直怕,怕他老缠着我……可他昨天又……”大姐咬着嘴唇。接着竟然低头痛哭起来。好像又羞又恼。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大姐哭了好久才停止。我看着她晕红的脸,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看得小小的我竟然又是一阵心动。

到家了,娘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呢,见我们回来了很高兴紧赶着给我们做晚饭。晚上,终于睡觉了。我才发现自己内心里早在等着这一刻。

一切都和过去一样,黑了灯,大家站在炕上脱了衣服,然后钻进各自的被子里。当然,我和娘还是一个被窝。直到搂着娘那温滑的身子,我才发现自己憋太久了。

自从昨天下午看到那些以后,我的小**就不时处在勃起状态。我浑身燥热,搂着娘的两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开始在娘的大**和大屁股上乱摸。娘躺那里没有动,脸正对着我闭着眼睛象是睡着了。

前天的窥看使我已经不再只是会乱摸了,我摸着娘那两只大**的手就不知不觉地学着姨夫的手法,时轻轻重地握弄着那两个滑腻的**,间或用手指轻轻搓弄上面那两颗奶头。娘仍然一动不动任我在她身上弄。

我的右手伸到下面滑入娘的两腿间,触手处是一片熟悉的茂密的毛丛,再往下,摸到了那温软的所在。我的拇指摸索着找到了那个记忆中的小肉凸,来回摩擦起来。

娘的身子动了一下,黑暗中挣开了眼,她的眼睛黑夜中亮亮的,“小坏蛋!你有完没完了!”娘瞪着我。

我没理她继续自己的动作,小肉凸下面那个肉穴口处越来越粘滑起来,我食中二指并着找到了地方,然后插进了那温湿的**里。这样,我拇指按擦着娘的阴蒂,食中两指伸在里面干着她的**,一个手三指齐动。这完全是我从姨夫那里学的技法。

娘呼吸时喷出的热气吹在我脸上,娘被子里的两条腿不自觉交错着分开。我把自己所学到的都用上了,甚至低下去头轮流去含娘的那两颗大奶头。

娘本来在被子里安静的身体开始越来越不安,她忽然也把头伸进被子,“摸够了没有!”娘轻声趴在我耳边说。

我小小的身子如火般燥热,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有了男人征服女人的**,“我**死你!”我喘息着竟然大着胆子在娘耳边说。

娘却不再说话,我只听见她在我耳边的喘息,过了一会她又趴过来,“小坏蛋,你真把娘**死了看以后谁还让你**”娘的声音腻腻的。

“贱屄!”我耳边响起了姨夫的声音。看来那样骂女人她们果然是不会生气的。而我过去还以为这对她们是种侮辱,甚至还因为学校里那些男孩骂姐的脏话而和他们打过架。

娘过去是从来不说那样的话的,她和村子里那些农妇不同,娘平时矜持而端庄,她甚至比我们学校里那所有的老师都更加有涵养。所以更因为如此那些话从娘嘴里说出来刺激得我更加兴奋莫名!

当然,以后我才知道了女人只是在和男人亲热时兴奋时才这样。我愈加兴奋的动着手指,那种水儿越来越多不停地渗出来,我的手指上滑滑的一层。

瑶池小说网【www.yaochixs.net】第一时间更新《原始欲望》最新章节。

人气小说推荐